一个存放奥尤相关物的小号

【Betrayers】(奥尤) Part 12

那啥……

大家,可以去把11章重看一边……

因为我犯蠢,更新的时候把开头很重要的一段漏放上来了……

Part 11


==============================


尤里梦见自己躺在一片雪地里,阳光慷慨地照耀着大地,刺眼而明媚。在温暖的微风中,身下的冰晶逐渐融化成液体,汇入不远处的涓涓溪流。

 

唯一困惑的是,他知道自己身处梦境,却不知何时、怎样才能苏醒。

 

空气中弥漫着风铃草的香味,尤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类似全身血液同时向外流失的错觉让他意识到他的魔力正在如消融的冰雪般被抽离。

 

不过并不难受,反倒有十分安心的感觉。

 

时间过去多久了?好像过得很快又好像很慢,又好像此地根本没有时间——风每次吹拂的角度,山雀歌唱的旋律都在“重复”,兴许一切都静止在一只水晶瓶里,不断轮回。

 

算了,不去思考太多。

 

直到左手手背上的传来格外温暖的触感,尤里才再次睁开眼睛。阳光依旧明媚却分隔成块,他在10秒钟后反应过来,这是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

 

他已然回到了现实中。

 

“尤里?”

 

“嗯……”

 

“你还好么?”

 

用空余的手揉揉眼睛擦掉因强光而流出的泪滴,尤里偏头望向左侧。从声音他就能判断是谁,没什么可担心的。果然,他看见奥塔别克握着他的左手,在对他微笑了一下后低头浅吻了他的指尖。

 

“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低声问道。

 

“对。克里斯说转移魔力的术式已经自动封闭,所以我上来看看你。”奥塔别克解释道。

 

尤里支起身体从床上坐起来,除了稍感头晕外他状况很好。兴许是察觉到他并无异样,他抽出手走向墙边的全身镜时对方也没阻止他。

 

转了一圈仔细观察,很好,自己的倒影依然美丽,除了背后少了点东西,唯有原先翅膀与背部接壤的部位留下了淡淡的痕迹,仿佛一只蝴蝶趴在他脊椎上,略愚蠢。

 

从镜中他看见奥塔别克走了过来,站在他身后。

 

“如果你没哪里不舒服的话,要不要下楼吃早餐?”

 

肩膀被对方搭上来的手轻丨抚,尤里对当下的氛围不能更赞美。没有紧张过度的追问,没有大惊小怪的刻意照顾,没有患得患失的焦虑,没有任何不该有的情绪。奥塔别克的口吻就跟他只是刚刚睡醒跟他道早安一样。

 

“好啊~”他回过身冲对方调皮地笑了笑,“就是我还有点头晕,你抱我下去好吗?”

 

他明显开玩笑的,奥塔别克却照做了。把他横抱起来并费不了他太多力气。

 

以至于下了楼就听见克里斯发出响亮又深长的叹息。

 

“你们两个人啊!稍微收敛一点好不好?”他边用火球术烤着培根边使劲摇头。

 

奥塔别克把尤里放下到椅子上,接着跑去用刚烧开的水泡个红茶。尤里则拆开纸袋自顾自吃起了树莓奶油派,他依然更喜欢甜食。

 

“好好感受食物的芬芳吧。”克里斯把一盘用培根卷着的圣女果丢到桌上,“这是作为人类的大乐趣之一。”

 

“真奇怪你竟然会烹饪。”尤里疑虑地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内心怀疑吃下去会不会被毒死。

 

“我为什么不能会?”克里斯皱眉反问。

 

“我以为人类中在家会负责烹饪的只有乖巧内内向,还拥有那什么来着……少女心的类型?比如我哥哥心爱的勇利,还是说我的情报又有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乖巧,内向,少女心,哈哈哈哈哈……”

 

见铸剑师笑得快把叉子上的吐司都抖下来了,尤里茫然地转头望向奥塔别克。“唉?难道不是吗?”他向他求证道。

 

“不是。”后者斩钉截铁地否决道,把红茶端到他面前,顺手替他垫好餐巾。

 

“不行好久没听到那么好笑的笑话了。”克里斯好不容易才收住笑意,用揶揄的语气继续说道,“反正我中午之前就滚回里海了,小尤里你自己看谁给你弄午饭晚饭,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个好问题,已经是人类了的前·妖精意识到自己如今逃不过一日三餐,他也开始需要靠食物补充能量。

 

于是到底谁……呃,难道?

 

他错愕地凝视着在他身边坐下的奥塔别克,结果接收到一缕“不然呢”的眼神。

 

“送你回去时我可没少自己弄食物啊。这是必备技能不然怎么单独行动。”

 

“不!野外狩猎后的烧烤不算!”尤里还在据(歪)理力争。

 

“放心,在家里我不会给你吃烧烤那么粗糙的东西的,最多偶尔娱乐一下。”奥塔别克把装方糖的罐子拿给尤里,“虽然有点糟蹋茶叶,不过如果你想加糖的话就加好了。”

 

“你还真加啊?果然小孩子口味。”克里斯撑着下巴咂舌道。

 

“要你管!”

 

“唉,你这恶劣脾气……”

 

早餐结束后克里斯表示他要去见另外几个流亡魔法师,就此别过。临走前他留下两样赠品:一个同样用尤里的魔力构成,可以冻住入侵者双脚的警示结界,外加一瓶某种水藤的汁丨液。

 

奥塔别克用无比微妙的眼神看着不知该说一片好意还是多管闲事的铸剑师,那种植物的汁丨液在黑市上能卖到极高的价钱还时常有价无市,因为它是极其持久的天然润丨滑丨剂,且兼具放大快丨感的作用,外加自带令人愉悦的淡香。

 

“这是什么?”尤里敏锐地嗅到了空气中不对劲的味道。

 

“只能告诉你不是什么坏东西,反正我强烈建议你把悬念留到周末。”克里斯在另一位知情者感到难堪前替他回答了。

 

“哈?!”

 

“偶尔听他一回吧,尤里。”奥塔别克诚恳地偏头说道,“现在我真的很难解释。”

 

尤里冷哼一声作罢,暂且不深究。新的一天方才开始,还有更多更有意思的事情可以做。

 

首先,目送当了好几天电灯泡的人用传送术离开后,他飞快地转身勾丨上奥塔别克的脖子吻了上去。他想念这些触丨感很久了,舌丨尖相抵的触感,轻丨吮对方嘴唇的触感,被舔过柔软黏丨膜的触感……

 

奥塔别克对待他一如既往的温柔,甚至抱住他时依然只搭着他的肩膀,手臂与他的后背保持一小段距离,那是之前为了不压到他的翅膀而形成的习惯。直到他半路意识到现在没必要了,才转而抱紧他。

 

“接下去我们干什么?”尤里在暂停的间隙问道。

 

“你有想去的地方吗?”奥塔别克继续吻着他的眉心与鼻梁。

 

“没有唉。”

 

“那你有特别想放在家里的东西吗?”

 

“好像也……不对,有的!”

 

从窗户瞥见散放在湖边闲庭信步的弗里西安黑马,尤里忽然有了灵感。

 

“我想养猫。”他兴奋地说道。

 

“好主意。”奥塔别克从没养过宠物,没机会也不适合,战场上的动物都跟人一样需要工作,且随时都会死。他很庆幸自己的爱马“夜雾”能活到现在,她之前受过很多次伤,好几次他以为她再也站不起来时她都奇迹康复了。

 

“那么晚点去市场上逛一圈顺便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他认为现在可以尝试再养点其他小动物。

 

“什么叫晚点?”想起不会像豹子老虎猞猁一样长大又软又可爱的家猫,尤里有点迫不及待。

 

“等你的耳朵和爪子看起来再正常一些。理论上不需要太久的。”

 

啊,好失望。但确实也不该冒这种无意义的风险。

 

反正趴在奥塔别克腿上看一下午宠物图鉴也很开心。

 

………………

 

任何事物的转变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更何况改变种族。所以尽管奥塔别克从一开始就做好了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他还是会经常觉得自己考虑得不够周到。

 

有太多他作为人类习以为常的事情却是尤里的认知盲区。好比如今他无法靠魔力保持自身清洁了,奥塔别克得抓着他一起洗澡,这本身并不复杂,但当前者再次把淋浴龙头对着尤里冲掉他头发上的肥皂泡沫时,却听到了一声惊呼。

 

他还以为水温太烫,结果尤里抓起毛巾擦了把脸后转头抱怨说:“这鬼东西进眼睛为什么那么疼!”

 

“你为什么要睁着眼睛?”他简直不能理解。

 

“我去河里潜水玩的时候都是睁着眼睛的啊,只是水又没问题。”

 

奥塔别克很无奈地用清水把他脸上的泡沫冲干净,叮嘱他下次记得肥皂是很凶残的东西。不过为了让尤里不要对这种必不可少的日用品过于不满,他特意半路去厨房拿了根吸管调了杯肥皂水让他吹泡泡。

 

果然,尤里玩疯了根本停不下来。奥塔别克不得不索性把浴缸放满拎着他一起泡进去,从背后抱着他等他玩到尽兴。

 

“对了,吹得慢一些的话,你能得到一个较大的泡泡。”

 

“嗯……光泽好漂亮,跟彩虹一样。”一个肥皂泡停留在自己脚背上没有破掉,尤里盯着它看了好久。然后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把手中的杯子与吸管放到浴缸边沿,回头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幼稚,什么都要教?还喜欢玩这种一定只有你们小时候才喜欢玩的东西。”

 

“不会。”奥塔别克在水下握住他的手,“大多数人类的日常活动对你而言都是多出来的麻烦,你愿意去做我就很欣慰了。再退一步讲,我小的时候可没机会玩,现在试试也无妨。”

 

“唉?是么……”尤里停顿了几秒思索,然后悄悄凝视着对方裸丨露皮肤上的各种伤疤,他的成长之路想必异常艰辛。

 

“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我手上已经有不少人命了。并不认为这值得骄傲或值得忏悔,不是对手死就是我死。好在最终我不用再剥夺谁的生命,也不用担心谁来谋害我。”

 

“于是,你没有跟家人在一起过吗?”

 

“我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过家人。反正在我的记忆里我在特丨种部丨队的训练营长大。”

 

尤里向后伸手抚丨上奥塔别克的侧脸,之前从未听他提起过自己的过去。他有几次好奇想问最终都憋住了,因为猜得到那十有八九不会是愉快的回忆。哪怕从现在笼统的描述里,尤里也觉得奥塔别克曾经也不能算作“人类”,他的国家把他当作有生命的武器,人们爱他却不是爱他作为“一个人”的部分。

 

“对不起,让你想起不开心的事情。”

 

“没关系,那都过去了。”奥塔别克偏头吻了吻尤里的掌心,“重要的是现在和将来我都拥有你。”

 

不管怎样尤里决定对他再好一点,他们两个在某方面很像,都很难付出感情,很难信任他者。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不是实属不易能够形容的。然而一不小心,总算要离开浴室时他又给了奥塔别克一个暴击。

 

“尤里,牙膏不能吃的。”后者口吻里满是无奈,“请你拿水漱漱口吐掉。”

 

“可是它是水果味的!”尤里不明白为什么一样不能吃的东西要做成那么香甜的味道。

 

“那也不能吃。”

 

“有毒吗?”

 

“那倒没有。”

 

“那为什么不能吃?”

 

谢天谢地,刨根问底管刨根问底,尤里没有非要吃牙膏,否则奥塔别克会相当头痛的。回到卧室里舒舒服服躺下,让尤里枕着他的肩膀,多么安逸的夜晚。不过当他关灯打算睡觉时他的肋骨被戳了两下。

 

“喂,奥塔别克。”

 

“你是要喝水还是要上厕所。”

 

“啧,别把我当年龄两位数的小孩子。呸,不对……”

 

奥塔别克差点笑出声,尤里的时间观念可能还需要一段时日才能调整过来。

 

“请你严肃认真地回答我,你打算直接睡觉了?”

 

“你不困么?”

 

“别拿反问当回答啊!”尤里一时有点难以判断对方是不是在装傻,“你不想上我?”

 

这回奥塔别克真的笑了出来。

 

“想,但不是现在。”他如实回答,向左侧身把尤里拥进怀里。

 

“哈?那是什么时候?”

 

“等着。”

 

“为什么都要等啊!”

 

“你放心,我不会放过你的。”

 

“……”

 

尤里鼻尖抵在奥塔别克胸丨口叹了口气,指尖缓慢游移在他肩胛骨上。他的动作很小心,毕竟自己的爪子尚且锋利。

 

“那你好好睡一觉。别给我不到两个小时就醒过来。”那家伙之前的睡眠质量糟糕得不能再糟糕,只有昏迷能让他一晚上躺在床上,尤里担心他睡眠不足好久了。

 

“嗯……”奥塔别克的应答声有少的柔软,没有谁不享受安宁、爱抚与心爱之人的陪伴。

 

听着寂静空气里均匀的呼吸声,尤里第一次感受到困倦。他打了个哈欠,稍许调整抱住对方的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一些。成为人类后他们不再有明显的体温差,但他依然十分享受跟奥塔别克皮丨肤相触的感觉。

 

接下去,就期待一个好梦吧。


评论(3)
热度(41)
© 一根绿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