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放奥尤相关物的小号

【芬里尔的守灵夜】(奥尤)序章

因为看到了小红帽的企划设定,觉得非常萌,就写了

原设定戳这里

没耐性看设定的话文中也会逐渐有世界观渗透的

私设展开很多,进度会很慢……看能写成什么样子吧(抱头

PS:开头看起来听惨淡的,但这真不会是个BE的故事


=================================


雨停了,阴云散去。透彻的月光如薄纱般笼罩着这座代号为“瓦尔基里”的隐秘小镇。

 

尤里·普利赛提透过落地窗望了眼天空。远离城市彻夜通明的灯光,星光与月色都很美。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他一点也不想被提醒:18年前的今天,他也是在这样一个阴晴不定的月圆之夜出生的。

 

真的只是生日而已,跟狼无关。

 

——反正出现在他们国家的狼并不像传说一样,只在月圆之夜变成狼。它们时时刻刻都是肩高超过成年男性头顶的巨狼,其中一小部分可以在白天变成人类的样子。

 

鬼知道这些狼是从什么时候,又为什么会出现。最流行的传闻把它们解释为神罚,否则为什么狼只以人类的血肉为食,从未有谁见过它们伤害别的动物?听说格林的研究部门在三级实验室里关押过活体狼,如果只喂它们牛肉等普通动物的肉类,还是会逐渐衰弱死亡。

 

放下手中的玻璃杯,柠檬水的味道让尤里厌烦。作为“小红帽”,自他有记忆起他就被要求饮食清淡,终生远离烟酒等嗜好品,甚至连碳酸饮料都不许碰。而这是为了保持血液的味道足够纯粹——他持有一种特殊的基因,体内的血天生对狼有极强的诱惑力。

 

所以他的工作很“单调”:穿上他的红色连帽披风增加吸引狼的概率,引诱出狼后尽可能地往陷阱、包围圈处逃离,让伏蛰的猎人杀死狼。

 

许多人嫉妒“小红帽”只靠逃跑甚至原地不动就能收获几辈子都挥霍不玩的金钱,尤里对此只是翻个白眼:有本事你自己长一段多余的狗屁基因出来!

 

按照惯例给格林的联络部门发了条信息报告自己的位置与状况。尤里把通讯手环摘下来放在茶几上,他知道那是违规的,但他现在想做一些更违规的事情所以他不得不违规脱下手环。

 

休假了整整6个月后,他依然在无限延长他的假期。这无可厚非,即使冷酷无情如格林这种政丨府组丨织的管理员,也不会逼迫受了刺激精神状态不佳的小红帽回去工作。他们太珍贵了,情愿让他们混吃等死也比自暴自弃死在任务中要强。

 

但过了半年与外卖、游戏、漫画、肥皂剧相伴的颓废日子后,尤里忽然好奇起一件他从未考虑过的事情。

 

多亏了格林18年来无微不至到烦死人的保护,他从未受过伤。可是自己的血到底是什么味道的?他记得他的医生曾跟他开玩笑说“其实你们小红帽的血”是蓝色的。兴许是真的也说不定?

 

从沙发上爬起来,尤里怀着严肃沉重的心情走进了厨房。从刀架上抽出水果刀时他的手紧张到颤抖。他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水龙头冲掉刀身上的灰尘。保险起见接下去他从药箱里翻出了酒精棉球,把刀刃与自己的指尖都擦了一便。

 

然后尤里坐回沙发上,原地做了至少10分钟艰难的思想斗争。最终他终于下定决心,举起水果刀轻轻划破了自己左手食指上的皮肤。

 

血滴从细小的伤口处渗出,红色的,与正常人类无异。求知欲满足后他本能地舔起手指,淡淡的血腥气也与他上次闻到的血液味道没什么区别,那时候……

 

“不……不要!”

 

金属掉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割开宁静的空气,尤里意识到自己又在作死,那些记忆好不容易才被他埋葬起来,刚刚盖上一层薄薄的尘土就又被他亲手挖掘出来,赤丨裸裸展现在眼前。

 

耳畔无限循环起那最后的话语:

 

——【尤里,你给我马上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说起来那是一个自作聪明引发悲剧的愚蠢故事。他太过相信自己的能力,本来任务内容只有找回另一组刚刚进入执行部,经验不足到在野外意外受伤的同事。他在找到他们后敏锐地定位到了一只狼,便自作主张冒险深入市外郊野的森林,结果半小时里暴雨让暴涨的河流没过了桥梁,断了他撤退的道路。

 

格林的战斗人员培训用教科书上都写着高级别的狼具有在特殊场合伪装成低位狼以躲避侦查的能力,但早先尤里不理解这种能力的意义,在行动中压根就忘记了。

 

直到他发现自己面对的是通缉榜上危险性排名前7的狼,一切为时已晚。

 

最终的代价是:去年全年格林官方雇佣的猎人里,殉职的总共73名,其中之一便有尤里的搭档。狼很危险,特别是拥有智慧的高级狼经常防不胜防。但格林有周全的计划,行事作风也相对保守,从不会刻意下冒险指令。猎人的死亡率从来不算太过分,总体略高于经常要与毒丨贩火丨拼的缉丨毒丨警,低于介入世界某些混战国家间维丨和的军丨队成员。

 

而正因为如此,尤里才无法原谅自己。

 

“不……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眼泪与吞噬内心的强烈自责一样无法控制。医务组对他的精神评估为重症PTSD,一度担心他会自杀,然而尤里万分确定自己不会那么做,否则岂不是让对方救下他的行为变得毫无意义?

 

在格林的行动守则中,小红帽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危急时刻同组的猎人哪怕牺牲自己也要保全拥有特殊体质的小红帽,因为猎人是“可复制资源”,跟培训特种部队没什么区别。跟只有万分之一基因突变率,从出生起就被登记的小红帽相比,战略意义低得多。故拒绝保护搭档的猎人会受到法庭制裁。

 

文明年代,只要没有严重的叛丨国、泄丨露国家机丨密的行为,对逃兵的制裁从来都不至于是死刑。

 

只是……

 

啊,那家伙绝对不可能选择这条路的。

 

强行压抑住自己神经性的剧烈咳嗽,尤里伸手去抽屉里拿备用的镇丨静剂。在他摸到装药片的盒子的瞬间,空气中不知从哪儿渗透的气息激活了依然深埋在他脑内的战斗直觉。他警觉地匍匐到地上,尽量保持安静。

 

虽然非常微弱,但他确实捕捉到了狼的气息。且就在不远的地方,直线距离大概只有50米。

 

选择割开自己的手指前尤里考虑过引来狼的可能性,侥幸心理让他觉得不会倒霉到附近真的有狼吧?哪怕他真的倒霉得不行,这座小镇看起来闭塞简陋,却是格林的据点之一。有警丨卫系统,理论上也有其他的猎人-小红帽组合存存在。他居住的房屋有3道门,双层钢化玻璃,并不担心被从外部突破。毕竟就算隐居休假,格林也要确保他在安全的地方。

 

安全问题暂且不用太担心,尤里把精力放到了感知上。那只狼正在以人类步行的速度沿着街道游走,却与他保持着初始的距离没有再靠近。

 

难道在尾行普通人?

 

这样的担忧让尤里决定去看一眼。他从进入格林的战斗培训学校起便一直跟猎人们一同训练。除了体能偏弱,在格斗技巧、陷阱制作和枪械应用上他不输给任何一个猎人,只是格林无论如何不允许小红帽单独行动。

 

半分钟内换好作战服,把匕首、手丨枪和弹丨匣扣进腰带,再带上两只闪光弹。尤里从地下通道离开住所,瓦尔基里镇的地下排水系统、人形地道和地下铁道几乎全都互通,他打算借此包抄到那只狼背后,从远处缓缓靠近。

 

从一个废弃仓库的爬梯爬上地面,尤里小心翼翼地踩在长了青苔的湿滑石质路面上,以免滑到或发出不必要的动静。好消息是街上空无一人,应该不会有无辜的受害者被盯上。毕竟这里居住的大多是退伍老人,很少有谁打破禁丨宵令非要溜出门。坏消息是起雾了,让原本就深沉的夜色愈发朦胧。小红帽与狼都不需要使用视力就能锁定彼此,但拔枪射击时却需要。

 

事已至此,尤里并不准备半途而废放弃追踪。他并不害怕战斗,他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转过一个街底的拐角,尤里终于看到了那个背影。但那不是一只狼的背影,而是一个人类的背影。

 

那看起来是一位成年男性,穿着深色长风衣,带着围巾,双手插在口袋里,步伐稳健。并不像在狩猎的样子。

 

尤里对气息的判断从未失误过,那绝对是只狼,如此一来越是整洁的穿着打扮意味着越大的危险。

 

若非最顶级的野兽,是没办法也没必要藏匿进人类社会的。更做不到掩盖自身气息到连他这样拥有最佳感知等级的小红帽才能勉强感应到。

 

尤里于内心苦笑。自从间接害死了他的搭档后,他好像变得特别倒霉,仿佛一种报应。当下他连请求支援都做不到,通讯手环还在茶几上呢,他竟然忘记戴回手上再出门……

 

伸手搭上腰间的枪,尤里随时准备进入战斗。理论上现在的距离足以让他瞄准目标的头部一击毙命。然而当了半年沙发土豆,尤里不免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把子弹精准射进狼的颅骨。还有一点,他不相信靠得那么近了狼还没有注意到他,但它依然保持原先的步伐往前走。这很蹊跷,对方仿佛在预谋着些什么,又像上次那样反过来引诱他进陷阱?

 

尤里犹豫了不过两三秒钟,狼却好像发觉了背后的跟踪者,忽然停下脚步。

 

这下不得不拔枪了,尤里迅速瞄向目标的后脑,仰赖经验与本能尽快计算风力与后坐力会带来的弹道改变。

 

然而在狼回身的刹那,尤里的手指僵在了扳机的位置,视线内过大的冲击禁锢了他的行动力。

 

这样的迟疑通常是致命的,所幸狼并未朝他冲过来,而是转身消失在下一个拐角处。它的气息以每小时80公里以上的时速远离,应该是变回了狼的形态高速奔跑所致。

 

但是,怎么可能?

 

——即便他鼻梁之下都被隐藏在围巾里,即便他现在有一双狼所共有的标志性金黄眼眸,尤里依旧不认为自己会认错那张侧脸。

 

而长着这张脸的男人,半年前就已经在墓地里了!他在格林的档案里最后一页写着他杀死了狼,却也当场死于致命伤。

 

尤里没有亲眼目睹那场厮杀,但即便在他跑开三公里远后,他依然能在密集的雨滴中闻到空气里蔓延的血腥气。

 

人类血液与狼血混在一起的血腥气。

 

所以,这一定是幻觉。

 

沮丧又困惑地回到住所,尤里把所有的战斗装备脱下来发泄般胡乱丢在地上。也不管头发被雾气搞得湿漉漉黏糊糊的,一头扎进卧室里趴倒在床上。

 

他很清楚自己最好的做法就是像现在这样:吞下两片安眠药,一觉睡到早上。在他那被创伤性记忆、抑郁、焦虑、内疚、自我厌恶、还有幻觉折磨的大脑稍微冷静下来一点点之前,任何的思考都是徒劳。

 

谢天谢地军丨用药丨物的效果足够强劲,尤里醒来时,透进卧室的阳光已经强烈到刺得他睁不开眼睛。

 

头隐隐发晕,四肢乏力,还伴随着强烈的口渴,不知是不是药物副作用。更让尤里暴躁的是,时至今日,他还是时常会忘记:他身边已经没有人可以帮他从厨房里倒杯水了!

 

勉强自己从床上爬起来,尤里摇摇晃晃走到客厅里,也不管昨天剩下的那杯柠檬水是否还能喝,反正喝下去再说,不会死的。

 

他觉得自己该吃点东西,但不是薯片或杯面。该死的,照顾好自己怎么那么难?抓起违丨规脱离他身体12个小时的通讯手环,打开投影屏他看见了扑面而来的生日祝福。果然格林的成员们并没有忘记他。哦,他们怎么可能忘记一只忧伤的小红帽?

 

但尤里真他娘的不想要这样的生日!

 

删了几条信息后他嫌烦了,打算拉到底一键清除。结果最底下那条提示让他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03月01日00:51 未接来电 奥塔别克·阿尔京】

 

如果没有午夜刚过时发生的事情,尤里大概会一个电话打回去,不管对面是谁是不是故意的总之先臭骂一顿,再一个电话打回格林总部的后勤组,把负责制作内部通讯线路的人再臭骂一顿。谁允许你们不经过我同意随随便便把这条内线给别人的?明明最初他拒绝把已故同伴的物品从自己的空间里清理掉,拒绝删除他在通讯录里的名字,也拒绝与其他猎人重新组队时所有人都同意了!

 

停,冷静一点……

 

尤里从冰箱冰格里敲出两块冰塞进嘴里嚼碎,迫使自己镇定下来从头开始思考这一切。

 

首先,他得把地上的水果刀捡起来放回厨房。接着,他在餐桌前坐下,做掉一组过期报纸上的填字游戏以测试自己的脑回路是否还能顺畅运作。

 

然后他问自己,这两件在一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是巧合吗?

 

不可能,至少不可能完全是巧合。

 

连受训带工作他在格林呆了10年,怪谈什么的也听过不少。什么弗雷区小红帽叛变协助狼猎杀人类事件;连环杀手饲养狼处理尸体事件,还有其他小红帽在执行后续任务时,在狼群中见到了牺牲同伴事件。

 

最后一种怪谈尤里听过不下十次,每次还都是不同版本的故事。因此这个怪谈还伴随着奇妙的猜想,兴许被狼杀死的人类也有几率变成狼,或者高级的狼能变成自己所吃掉的猎物的模样……

 

但不管“过程”是怎样发生的,结局都令尤里万分痛苦——由于自己的过错他已经让同伴死了一次,但既然对方变成了狼,他就不得不再杀死他一次。

 

那么,要向格林反馈情报申请任务许可吗?

 

不!

 

得出否定答案用不了一秒钟。尤里不想让这件事被第三个人知道,不配备新的猎人,格林的老顽固们百分百不会允许他单独行动。前一晚狼已经看到他了,它一定会再来。而下一次他会亲手结果它。

 

所以上策是继续“休假”,在格林的监视员们对他起疑前暗中找机会下手。

 

任务提示框弹出了信息,今天他需要回总部复诊。医师需要定期确认他的精神状况正在好转而非恶化,否则他就不能在总部之外的安全区休假。

 

也好,顺路收集点情报吧,如果总部那儿能挖到相关情报的话。


-TBC


评论(8)
热度(39)
© 一根绿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