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放奥尤相关物的小号

【芬里尔的守灵夜】(奥尤)Part 5

Part 4戳这里


不好意思,为了稍许飙一把车章节爆字数拖了那么久……


===========================


中午买完食材和饮料回到家,尤里开门后面对一片寂静心想奥塔别克不会还没起来吧?走进卧室一看,果然大毛球还躺在地上纹丝不动。

 

冲过去先拉开窗帘让灿烂的阳光透进来,但说好的狼或多或少都畏光呢?太阳晒屁丨股对奥塔别克来说似乎不会引起丝毫不适。

 

“欸!你好起来了啦!”

 

尤里忍无可忍地对着狼屁丨股踢了一脚。见皮毛厚实的动物依然没有要苏醒的意思,他只好走到他面前蹲下来,恶作剧般捏住他的鼻子。

 

缺氧终于让狼一边发出迷迷糊糊的低沉哼声一边抬起了头。

 

“醒了?”尤里挠着他的下巴问道,有种自己多了只宠物的错觉。但他很清楚他不是宠物,所以内心还挺微妙的。

 

奥塔别克伸了个懒腰,爬起来坐在地上,眯着眼睛仿佛还在等大脑重新启动。

 

尤里伸手勾上狼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这个高度正好,脸可以埋在他胸口。特别明朗的身高差让他感到新奇,奥塔别克的体型一直比他粗矿很多,高度上却并没有拉开他太多过。

 

“我跟你提起过吗?我小时候一直想养只很大很大的狗,可以骑在它背上的那种。父母不同意,说我早晚会被格林收编的根本没空照顾狗狗。但……嗯,我的愿望实现了。”

 

往后退了一步,他发现奥塔别克用“你让我怎么回答你才好我很为难”的眼神看着他。僵持了几秒后,他轻声发出一个好像是敷衍又好像不是的音节。

 

——“汪”

 

“唉?”

 

尤里楞了一下,然后开始爆笑。

 

“哈哈哈哈,真乖。Good boy!”他瞬间爱上了这个Play,“来,握手。”

 

奥塔别克嫌弃地把耳朵折向脑后,却还是顺从地抬起爪子搭上尤里朝他伸出的手。

 

“啊!好软!”尤里上丨瘾般捏着他又厚又大的肉垫,占这“便宜”让他内心微妙:他着实在捏一只动物,但正因为对方的内在依然是人类,才会原地等他捏到够而不会不耐烦,真是奇特的反差。

 

发现狼低头看着他,尤里放下他的爪子,踮起脚尖跟往常一样在他脸颊上放置了个早安吻,一旦接受了设定,嘴唇贴着绒毛的触感并不比直接吻在皮肤上糟糕。

 

狼打了个哈欠,然后绕过人类往浴室走去,他的宽度满满当当刚好能从门中通过,还得庆幸家里的浴室面积够他转身。尤里听见他打开水龙头在台盆里喝水的声音,他之所以没跟上去是因为地板上的划痕吸引了他的注意,果然狼形态还是会制造点小麻烦的,他的指甲会刮花地板。

 

尤里并不心疼硬件损伤,只是在琢磨万一以后家里要维护整修之类的怎么跟进来的人解释。这可不是养过宠物能说得通的,除非他养了狮子。

 

在他思索的间隙,奥塔别克已经切换回人形裸奔回到了卧室,从衣柜里拿出轻便的T恤与运动裤套上。接着径直去了厨房煮咖啡加处理尤里带回来的食物。

 

“我刚起来没什么感觉,你饿么?”

 

“有点。”

 

于是奥塔别克迅速做了蘑菇煎蛋卷,把土豆切块炸了炸,与现成的热狗肠一起丢在盘子里。跟调味料罐一起带到餐桌上。

 

“盐和胡椒你自己加。我只放了一点点,成为狼之后我的味觉退化很严重。”

 

尤里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开始拧他的盐罐子绞出盐粒。虽然也知道不是什么动物都有人类那样丰富的味蕾的,还是不免替他可惜。

 

“不过,不是安慰你。你做饭真的比以前好吃。”

 

“是么?反正我的嗅觉都是单独辨别每一种食材的气味的,而不是像人类那样闻到混合的味道。可能在配比和火候控制上会有优势?我也不知道。”

 

“于是,你即使在人类外表下,许多生丨理条件依然更接近狼?”这是尤里当下最关心的问题,早些时候他就发现了对方的体温很高,以人类的标准早该吃退烧药了。

 

“有些方面是,但不至于对日常造成太多困扰。”奥塔别克切下一块煎蛋卷刚想往嘴里塞,就被忽然站起来的尤里抓住了手腕。

 

“怎么了?”他不解地抬头问道。

 

“你确定你能吃洋葱?”尤里又指了指边上的零食袋子,“是不是巧克力也得扔出去了,免得你习惯性误食?”

 

小时候虽然死缠烂打都没被允许养狗,但他完完整整研究过该怎么养狗,包括有什么食物它们不能吃甚至是致死的。

 

奥塔别克放下叉子露出仔细回忆的表情,他可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唔,我一直保持着原先的饮食习惯,没有发生过不舒服的情况。”

 

“你确定真的可以,还是剂量的关系你没有不舒服?”尤里一副要追问到底的架势,“毕竟你比普通家养的狗要大很多。”

 

“尤里,我不是狗……”

 

“犬科动物。”

 

“好吧……”奥塔别克把洋葱都挑了出来堆在盘子一角,“如果你真的很紧张的话,我不吃就是了。”

 

他本来就没多爱吃甜食,生命中从此没有巧克力不算太惨痛的损失。然而当尤里把他的咖啡一并收走时他瞬间皱了皱眉。

 

天,一切咖啡因制品都不能碰的话是不是有点凄凉?兴许茶和酒精也不行了?更别说烟草了……

 

“你不能一点嗜丨好丨品也不给我留吧?”他望着尤里求饶道。

 

“只是让你忌口而已。”其实巧克力只剩没几颗了,他索性打开盒子消灭掉,“别的爱好我不会干涉你的。”

 

“别的爱好是指什么?”

 

“唔,比如说……色丨情业产品?”

 

“我什么时候有那种爱好了?”

 

不过既然提到了,奥塔别克忍不住瞥了眼购物袋。嗯,还算有“那种爱好”的……

 

“于是你为什么又买了一瓶?床头柜里那瓶根本没拆封过,又不会过期。”

 

他指的是润丨滑丨剂,过于灵敏的嗅觉让他早就闻到了每个品牌特有的芳香物质的味道。

 

“我又记不得还有没有,很久没住回来了!而且……”尤里生气地狠狠吞下一大口食物,又把收缴来的那杯咖啡也一口气喝掉。然后他像即将发表批评的老教授般盯着奥塔别克看了一会。

 

“而且,也没有人碰我。”

 

奥塔别克耸了耸肩,他当然知道没有。谁敢碰他的小猫大概真的会被他撕碎当点心吃掉的。让他有些内疚的是尤里显然自己都没碰过自己,忧郁会剥削人的一切欲丨望。食欲、性丨欲、交流欲,甚至最基本的生存欲。

 

所以当他们吃完了各自的早餐/午餐,把盘子丢进水池之后,奥塔别克在厨房门口从背后抱住了尤里,低头亲丨吻起他的脖子。

 

“嗯?你这发丨情期来得真快?”从喷在皮肤上的鼻息里尤里已经读到了他的意图。

 

“别告诉我你不想,我不信的。”

 

怎么可能不想,否则他怎么会在路过药店时特意进去买工具?尤里下意识地扭动挣丨扎,自己竟在最普普通通的触丨碰下都会周身颤丨栗,那些被悲伤情绪掩盖的欲丨望终究又活了过来。

 

“你真的,嗯……停一下,我们回房间……喂!你干嘛?”

 

双脚腾空,尤里简直怀疑抱着自己的野兽是不是……精力过剩?他决定如果对方把他往床丨上扔他一定揍他,好在后者并没变得那么行事粗糙,还是好好把他放下来的。所以他也就躺平享受奥塔别克一边抚丨摸着他的腰腹一边脱丨掉他的衣服裤子。

 

“尤里,你真是太好看了。”

 

“天……你第一次跟我上丨床?”

 

“就算再来一千次我也还是会这么说的。”

 

尤里拎着奥塔别克的领子把他拖过来接丨吻,才不要承认自己还担心了一下下闲散了那么久,他的腹肌线条是不是没以前分明了。然而含上对方的舌丨尖时被尖锐物轻轻蹭到,他瞬间又觉得去他娘的,这个人都长出犬齿来了,自己稍许长点脂肪算什么?

 

奥塔别克一手插在他的发丛里扣住他头顶,一手顺着他的肋侧一路抚丨摸下去,在胯丨骨处停留了一会,转而轻轻揉丨按起他臀丨部与大腿外侧的肌肉。

 

“唔!你给我把衣服脱丨掉!”尤里在吻中抗议道,他迫切想要肌丨肤相贴的安稳感。对方支起身体花了几秒钟照做,当他的体重再次覆盖上来,尤里迅速伸手圈上了他的肩膀。如今奥塔别克散发着狼的气味,舔丨舐他的颈丨侧与锁骨时也更像一只动物在舔他。但他舌丨尖掠过的轨迹总在尤里最喜欢被触丨碰的位置上。

 

他们对彼此的身体都太过熟悉,尤里在提出性丨要求也就16岁,起初奥塔别克还不同意,说想等他成年。结果被对方用枪抵着脑门质问:这公平吗?法律允许16岁的我与狼战斗,执行可能会送命的任务。却不允许我跟喜欢的人做丨爱?你觉得这公平吗?

 

当然不公平。所以最后奥塔别克还是答应了他。只是为了不要伤到他尚未完全成熟的身体他一直都温柔而小心,每一步都确认他的感受后才继续。哪怕后来尤里逐渐接近到成年人的体格且变得越来越心急,他也从没对他粗丨暴过。

 

“Oh, shit.....你的舌头。”被对方的舌丨尖卷上乳丨首,尤里深刻感受到狼高出人类的2度体温会带来怎样的变化。这热度无比舒适,尽管令他惋惜的是他自然而然联想到的内容无法实现——长着那样锋利的牙齿的话,他应该往后都没办法给自己口丨交了。

 

下丨体已经充丨血到难受的地步,仅仅是被对方的腹肌蹭到都会让他不禁低丨喘。伸手从床头柜抽屉里掏出润丨滑丨剂,它果然包装完整还没拆封过。然而尤里连撕个封条的耐心都没,直接把瓶子扔给了奥塔别克。

 

“你在看什么?”拆包装时尤里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手上。

 

“我在想谢天谢地你没长出爪子。”他轻摇了几下头,“否则我就只能每次都自己动手了。”

 

奥塔别克扬起嘴角笑了笑,挤出瓶中液丨体沾上右手手指。然后他侧躺到尤里身边,等待对方挪过来。尤里默契地翻身扑进奥塔别克怀里,一手从他脖子下方绕到他背后抱住他。接着抬起一条腿架丨在对方腰上。当奥塔别克将手探下去,指尖抵丨上后丨穴时尤里深深吸了口气。这是他最喜欢的姿势,可以亲昵地被拥抱着享受对方的扩丨张服务。

 

“不要揉我了,快点进来。”尤里催促道,不保证有些人再吊他胃口他还能忍住不挠他。

 

“那你别扭来扭去。”

 

“我哪有!”

 

“你明明在蹭丨我。”奥塔别克搂丨紧他的肩膀固定住他,不想跟他理论,“难受的话你自己弄一下我没空余的手。”

 

“才不要!呜……”

 

随着对方指节进入,尤里发出了一连串浅小的鼻丨音。他想念这种触丨碰太久了,被奥塔别克从身体内丨部轻轻揉丨按的实感甚至比附带而来的愉悦更为重要。他从人生最初的记忆起就在格林的监护中生活,一路受到全方位的保护。这反而让他对身边的人极其冷漠,厌恶与人建立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肢体上的联系——反正你们保护我只是因为我有“极高的价值”,仅仅是看守一个宝箱而已,远非出于爱护。直到奥塔别克出现,他才愿意让其他人伸手搭上他的肩膀,接触到他的皮丨肤。若非出于深沉的信任与依恋,他绝对做不到把自己全权交出去,连同最隐丨秘柔软的部位。

 

重拾这份亲密让他万分庆幸,只是感觉到第二根手指进丨入后莫名其妙的停顿与对方若有所思的一声“嗯”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他抬头问道。

 

“咳,没事……”奥塔别克仿佛在憋笑,“反正我得多花点时间,你不要急。”

 

“你在说什么???”

 

“貌似你比以前紧。”

 

“操!废话!!!”

 

尤里非常想打人,但一阵较重的按丨压让他瞬间浑身酥丨软,不得不投降。快丨感温和地扩散开来,他习惯性地把额头抵在奥塔别克颈丨窝上。

 

“唔,继续……就那里。”

 

“你想先射丨一次还是保留到最后?”他舔了两下尤里耷拉在前额的金色碎发,让后者错愕地稍许往后退了一小段。

 

“别!我想吃正餐。”他在喘丨息间小声嘟哝道,完全没料到给自己挖了个坑——奥塔别克加入了第三根手指,在温和的拧转与抽丨送中一直有“照顾”他最敏丨感的区域,可恶的是竟然每次都在他怀疑自己要失控时精准地停下来。

 

“你再这样玩我……我会咬你的!”找不到出口的欲丨求充斥在血管里,尤里暴躁到无以复加。真不记得这家伙已经有类似的技巧,无论如何他立刻马上需要一个爽快的高丨潮。

 

“只是想试一下而已。”奥塔别克解释道,“我能听到你的心跳与血液流动的声音。”

 

“我亲爱的可恶的狼,你还能做到什么请你一次性都做完!”他抬起头,伸手差劲奥塔别克的头发里抓着他让他对上自己的视线,“我的天,要是格林知道我在跟一只狼上丨床,那些老家伙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你能不要在这种时候提起格林吗?”

 

见那双金黄的眼眸里透出强烈的厌恶,尤里轻丨抚了几下他的后丨颈。

 

“好吧,忘了他。我的错……”

 

奥塔别克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抽出手指打算翻身去上方。结果尤里赶在这之前挣丨脱开了,他趴跪在那儿用膝盖和手肘支撑着身体,转头对他说:“我想要Doggie style!”然后诱丨惑性地扭了扭他的屁丨股。

 

“噢,好。”奥塔别克一手扶着对方的髋骨,一手握丨上自己的下丨体。

 

“怎么听起来不情不愿的?”

 

“怎么说……我现在好像对‘狗’这个词语有些过敏。”

 

尤里差点笑场,幸好缓缓挤丨入体丨内的性丨器前端阻断了他的笑意。随着对方的纵丨长不断深丨入那难以置信的热度让他嘶了一声,本来怎么都该是他的内丨壁更温热才对。

 

不过,超级舒服啊……

 

刚刚暗自感叹成为狼也是有好处的,尤里就被后丨颈不轻不重的刺痛搞得收回前言。

 

天呐!你为什么要咬我?!还是那种野生动物纪录片里才会看到的标准版交丨配咬脖子方式……

 

尤里抬手摸了摸奥塔别克的侧脸,喷在皮丨肤上的灼热鼻丨息酥酥痒痒的。他能察觉到他在克制,不管是咬他的力度还是身丨下的动作。总之,野兽属性对他的影响比想象中的要大。

 

“你可以用力一点,我没事的。”

 

“NO.”

 

“你找死呢?”

 

对愉悦的渴求堵在神经里,随时会促使尤里做出不理智的举动。奥塔别克看来死活都不肯改掉他恼人的床丨癖,他喜欢用相对轻缓的动作拉长战线,像养花一样让快丨感一点点积累起来,直到最后绽放的时刻。

 

但半年“被禁丨欲”导致尤里格外没耐心也格外敏丨感,每一丝最细微的触丨碰都能让他的皮丨肤仿佛从这一点开始燃烧。

 

“奥塔别克!我不管……给你2分钟解决我。”他把手伸下去开始套丨弄自己,“听见没?这次你必须听我的。”

 

他没有听见同意或否决,上方的人直接按丨住他的肩胛骨往下压,迫使他上身贴丨在床面上。

 

“腿再分丨开点。”奥塔别克从内测用膝盖抵着他的腿示意道。

 

这种姿势会将自己完全暴露给对方,尤里明显感觉每次的抽丨插都会重重碾过他欲丨望的核心。呼吸瞬间急促到仿佛吸入再多氧气都不够,他的肢丨体开始不住颤丨抖,以这节奏根本要不了2分钟……

 

“可恶……呜……”

 

果然,在双重刺激下巅峰如潮水般涌来。混浊的液丨体喷溅在掌心,无处安放的躁动终于得到解脱,对方在额外几次抽丨送后也结束了动作。

 

尤里大口呼吸着,用脱力的肌丨肉硬撑起身体想去床头柜上拿纸巾。却在企图探出身体时惊呼了起来。

 

“卧槽?怎么回事?”

 

——他发现自己与奥塔别克的结丨合处无法分开。

 

难道……

 

“别告诉我这就是被狗……犬科动物操的后果?”他知道狗有这样的生丨理特点,做完是不能立即拔出来的,它们的球状海丨绵丨体会保持充丨血1~2个小时。对物种本身而言可以避免竞争者随后介入,但对他而言……

 

尤里不禁想起那些跟自己养的狗~!@#$%^后不得不送医院的乌龙事件。

 

“啊!对的。是我不好我忘记了。之前也没试过这项‘功能’。”奥塔别克把他拉过来一起侧身躺下,“让我抱你一会。”

 

“可是,喂……”手被对方拿过去一点点舔干净,尤里唯有翻着白眼评论道:“够了啊,你这变态!”

 

“你要是睡得着的话最好睡一觉。”

 

“那你倒是别舔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即便他极力阻止,后脑的头发和脖子、肩周还是享受了一遍舔毛服务,哪怕后两个部位根本没有毛发。但是又能怎么办呢?自己要养的大型犬,现在想扔出去……也扔不动。

 

感谢进化让男性在需求满足后会本能的困倦,否则他真不知该怎样度过这比考核还难熬的一两小时。

 

感觉未来,好艰难啊……


-TBC



评论(9)
热度(49)
© 一根绿毛 | Powered by LOFTER